今天是:
  • 头条
  • 老龄
  • 时事
  • 视界
  • 专题
  • 百岁
  • 政策
  • 权益
  • 公告
  • 教育
  • 调研
  • 课堂
  • 风采
  • 养老
  • 养生
  • 旧闻
  • 作品
  • 记事
  • 站内搜索:
    您的位置:首页 > 老人风采 > 文章阅读
    潘用校:用“护短”换来的桃李满天下!
    来源:新三江周刊  发布日期:2017-11-13 字号:大 中 小

    少年辍学、“流浪”的他曾经无依无靠,在最狼狈的时候遇见了一位好人,让他重拾书本。他带着感恩的心,学成后投身教育,把爱赋予他的“孩子们”,直到桃李天下……

    八十岁生辰,他的学生从五湖四海赶来为他庆生。这些学生里有院士、企业家……对他而言,每个学生都是他的骄傲。

    他和现任上海交通大学校长(副部长级)的林忠钦院士是师生,更是至交。他喜欢教书,直言最喜欢调皮的学生,他认为最基本的教育是从了解孩子开始。

    他是衣着朴素、长相温和的六中退休老教师——潘用校。

    那年花开,与教育相逢

    已是耄耋之年的潘老,似乎一直被岁月眷顾,一头的青丝抵挡着时间的拖拽,全身上下收拾得利落干脆,西装外套干净清爽。

    在前两天的八十岁生宴,一群已经年过半百的学生簇拥着他,“得意”地告诉他“潘老师,我不是笨蛋,我工资比你高。”潘老听后一边笑,一边欣慰地回应,那就好,那就好。

    那一瞬间,似乎又回到了几十年前那三尺讲台,那始终未消失的青春激情和弥散在空气中的美好回忆。仿若潘老和学生们穿越到那心中所属的宜宾六中教室,似益友般解惑,似朋友间嬉戏……

    在潘老几十年的教育准则中,对学生成才的定义标准很简单:遵纪守法、有份不错的工作、在自己的岗位上表现突出、有好的爱人、美满的家庭。“我不认为非要多么了不起才算是成功,只要他们工资都比我高,过的都比我好,我们就都不是笨蛋。”

    最喜欢调皮的学生

    在三四岁的时候就已经上过私塾的潘老,从小就能背许多经典诗词。在潘老11岁的时候,因为家庭原因辍学了,一个人谋生,甚至可以说是“流浪”。直到宜宾县的某位领导发现了他,体谅他的处境,给他找了学校,备好了粮食,才让他的人生轨迹有了改变。

    因此,潘老在某种程度上,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视为命运的馈赠。他带着一颗感恩的心求学,也带着这个感恩的心,与学生相处。30年的从教生涯,他走在教育的路上,随时撒种,随时开花,似穿林拂叶的行人,踏着荆棘,奔向更好的未来。

    “我从1963年开始教书,后来因为身体原因退了休。我是喜欢教书的,我可以一边教书,一边读书。我最喜欢调皮的学生,他们聪明。”潘老的语速和音量都是从前教书先生的样子,快而宏亮,只听声音的话,你不会想到这把嗓子的主人已经80岁了。

    潘老不喜欢褒奖他个人,问急了,这位老先生便脸带愠色的站起来说“不要说我,就说说我的学生。”他认为,像他这样的老师并不罕见,弥足珍贵的是他和学生们的记忆。

    “我哪里有什么特殊的教育理念,我只是和他们像哥们一样地相处,我了解他们。”潘老的话题从现在慢慢转到过去,他神情里充满了向往,从前的记忆便被唤醒。

    最“护短”老师

    潘老是个奇怪的教书先生,他教的是政治,却常常会查看学生其他学科的作业。也会翻看他们的教材,跟他们一起听课。“我当老师,哪些学生是考大学的料、哪些是工程技术人员、哪些要回到农村,我心里都是有底的。我看他们的数学题、作文本,是看科任老师的基本功踏不踏实。”

    潘老认为,老师这行不是个简单的职业,是走最困难,最艰难的路,走完了,才算是人民教师。“教师的使命之一是育人,要让学生走得更远,不仅要有科学知识,还要有强大的生命力,不管身处顺境还是逆境,都能够从容应对。”

    因此,潘老是出了名的护短。班上学生偷了学校周围农户的甘蔗,被校方知道,要进行处分,潘老急了。“偷东西是不对,可偷东西吃也是迫于无奈,如果因此背上一个处分,那对他们而言伤害实在太大了。”(上个世纪70年代,很多学生上学的时候都没吃饱过)

    知道学生做错事,却又舍不得他们受处分,潘老跟校长说“我让他们改,我们班的学生绝对不会再有下次。你全校通报批评我都可以,他们不能受处分,反正我坚决不签字。”见校长应允了他的要求,他又匆忙赶回教室劝说学生……

    就这样,他班上没有学生受处分,也没有学生再偷过东西。在教学中,在平凡的小小事物上,他保护着自己的一方园地。栽下平凡的小小的花,给平凡的小小的人看。

    这样的“护短”让潘老无数次收获了学生的心。学校修路,让学生们到操场一起把围墙推倒,潘老不同意,怕砸到学生。拗不过校方,他反复叮嘱学生们小心,让男生照顾女孩子,哪怕自己腰不好不能出力,也陪着他们站在操场上、土墙下……

    一桩桩、一件件……潘老的厚道和沉静,娓娓道来,这些记忆已随着岁月荏苒,悄然隐藏,难得显露。

    他与林忠钦,一半师生一半朋友

    当林忠钦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的时候,潘老热泪盈眶,看着这个自己一路陪伴的学生这些年做的研究,他心里暗暗高兴,这个孩子,真的成了科学家了。

    潘老第一次注意到这个学生,是在他查看全班学生数学作业的时候,他发现林忠钦作业本上全是红勾,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。过了不久,这个名字就让他加深了印象。

    班上传闻,有个学生说,数学老师讲错了一个定义。潘老一听,坏了,这个数学老师是比他脾气还要“古怪”些的老先生,在那个年代里,说老师讲错了,可是件不得了的事。潘老找来了这个学生,心里估摸着,怎么能够既不损伤数学老师的尊严,又能把这个事情和平解决。而这个时候,林忠钦开口了“老师,你开学的时候就讲过,人无完人,所以讲错题也是可以改正的。”

    潘老心中暗暗叫好,组织学生在黑塔山开了一次班会,就这个数学定义和人无完人进行了一次深刻的讨论。这样,既帮学生更正了知识,也没有让数学老师知道。

    了解内情后,潘老特别喜欢这个懂得维护老师面子的学生,聪明、勤奋、理解人。在那艰苦的岁月中,他和林忠钦一起,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。

    班上有人说有个女孩子丑,作为学习委员的林忠钦和他一起劝诫其他同学。

    学校停水,有的老师让学生帮忙挑水到家里。当学生有了情绪,林忠钦负责安抚同学,潘老和学校协调让学生们挑水到食堂,大家一起用。

    潘老教林忠钦的,不仅是知识,还有做人。他们是师生,更是朋友。

    林忠钦填高考志愿的时候,家里人希望他就填宜宾师专,就业方便。可是林忠钦喜欢力学和数学,也是悄悄找到了潘老商量。潘老也觉得他应该去更高的学府,于是帮着他估分,给他推荐学校。两个人背着家长,悄悄改了志愿。

    果然,林忠钦被上海交通大学录取了。

    那年,潘老在火车站送林忠钦去上学,问他“你能做到吗?教室、食堂、图书馆、宿舍,四点一线。”看着林忠钦点头,他拍了拍他的肩膀,他心想,这个学生的一生,就看自己的造化了。

    潘老看着远去的火车,心里充满了不舍,也知道这些年的时光,已经随着火车的呼啸声,在干净而又感怀的情绪中,过去了。

    人生路上的小桔灯

    “我希望他四点一线,一是希望他能够多看些书,二是能够克服没有钱的尴尬局面。”

    大学毕业,林忠钦去了造船厂工作。一开始工作并不顺利,而且,林忠钦还想继续读书。潘老帮他分析、鼓励他告诉他“你只有自己有本事,才能让人看得起你。”

    林忠钦没有让潘老失望,把大部分时间,都花在了学习里。慢慢考上研究生、博士……

    他始终是潘老的骄傲“你看过没有,忠钦在中央电视台讲中国汽车的发展情况,足足讲了四十分钟啊。”说到这的时候,潘老的骄傲之情已经溢于言表。

    他偶尔也会去看林忠钦,在上海交通大学,潘老反复叮嘱林忠钦“无论你升官与否,你都一定要教书啊,做老师不教书干嘛”,两人去食堂吃饭,就点了一份红烧肉、一个空心菜、一个番茄汤。很多人觉得林忠钦招待老师的方式有些寒酸,潘老却吃的特别幸福。

    潘老一直告诉林忠钦不能忘本,一定要记得母校对他的培养。于是,新六中修好的时候,林忠钦谁也没有惊动,一个人悄悄跑到学校看。学校有困难,林忠钦都能尽力帮忙。

    “忠钦是个孝子,对爱人也特别好。”回忆到这里,落日的余光洒进屋里,为他的回忆和现实都镀上了暖黄的光。

    在潘老的生日宴上,已是上海交通大学校长的林忠钦想着过往的点点滴滴,起身站立,表达了内心的感慨,他动情的说,“潘老师是一位胸怀宽广的老师,是一位学识渊博的老师,是一位在生活上非常坚强的老师,是一位特别具有爱心的老师。”朴素的几句话,却饱含着对潘老深厚的感情。

    “都是学生们自己出息,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师,只要他们都比我好,记得我这个老师就行了。”潘老的师爱就像冰心老师笔下那盏微亮的、给人希望的小桔灯,劈开了黑暗,领着少年人走在充满希望的学路上。

    林忠钦之缩影,于潘老几十年桃李天下的经历中,许是浓墨重彩之笔。

    从时间深处游回来的记忆

    潘老说,那些年,他在宜宾的火车站,送走了一批批学生去大学。

    潘老的茶几上,还放着另外一位宜宾六中学子的画集,尽管眼睛已经不太方便,但他也会偶尔翻看。“我对宜宾六中有着深厚的感情,有时候看到那些教室,我就在想,每一位老师,都曾是三尺讲台的中心。老师站在讲台,推演过几何空间,也阅读过博文华章,丈量了无数脚印,而最终,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雏鹰。”

    聊到下午,潘老脸上已经有些倦意,只有谈到学生时,他才又恢复了愉悦和从容。他絮絮叨叨地说着学生们的名字,哪个学生可惜了,耽误了学业、哪个学生过得不错……如数家珍。

    1993年,因为身体的缘故,潘老退休了,结束了自己30年的从教生涯,但他的后半生,却始终无法与教育彻底告别。总有学生要倾诉迷茫,也有学生需要他鼓励,还有学生常来探望他……

    他偶尔会有失落,当初那是怎样诚挚的一种情感,大家在一块儿,多棒,多开心,怎么突然就都散了呢,怎么就突然过去30年了。

    有那么一个瞬间,他拿手扑打着眼前的光线,喃喃地说了一句“你们过得比我好,都不是笨蛋。你们过得比我差,我是小笨蛋,你们是大笨蛋。”

    是的,雏鹰已经飞走了,但是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是谁给了他们御风的力量。

    “我只是个普通的教员,与学生们是哥们也是朋友。”

    “我的学生,每个情况怎么样,我是都了解的。”

    “只要他们都念我好,我这个老师就没白当。”

    有那么多学生还记得他,他认为自己这一生没有白活。尽管那个时代只能留在方寸相片中,之于潘老,却是一辈子最珍藏的老酒,醇香、浓郁,永不变味……

    旧闻轶事
  •    宜宾老龄通网7月25日讯(佚名)“头伏饺子二伏面,三伏烙饼摊鸡蛋。”一入“三伏”,气温骤升,对人们的生产、生活造成严重影响,一举一动只能围绕着“酷暑”做文章。 ◆ 伏天杀狗祭祀吃面食 所谓“三...[详细]
  •    ——曹蓉《高道李真果》阅读札记 宜宾老龄通网7月19日讯(张德明)曹蓉曾以《流浪的云》、《月亮的鞭子》、《栀子花开》等作品的清丽、婉约、空灵形成自己的独有风格,人文和谐地表达着唯美的个人追求。这种走...[详细]
  •      ▲《蝴蝶梦》封面图    英国女作家达芙妮·杜穆里埃   宜宾老龄通网7月17日讯( 路艳霞)作为全球公认的爱情经典,《蝴蝶梦》向来...[详细]
  •   上世纪60年代末,宜宾地区就开始放映彩色影片。当时,所有电影放映都是省上直接拷贝到宜宾专区电影公司革命委员会后,再统一进行拷贝到各个区县,组织放映。那时的胶片电影以8毫米、16毫米居多,影片内容较为单一,大多以红色题材、战争题材为主。由于胶片进过多反复放映后,会造成一定的损坏,出现黑屏、抖动等情况,因此,那时能买到电影票第一时间观看新片,是一件十分值得炫耀的事。...[详细]
  •   导语:根据国务院《盐业体制改革方案》,2017年1月1日起,我国放开所有盐产品价格,取消食盐准运证,允许现有定点生产企业进入流通销售领域,食盐批发企业可开展跨区域经营。...[详细]
  •   鸡和我们的生活如此密切相关,因此也成为成语当中的一个组成部分,今天我们说说关于鸡的成语和诗句,以及背后的一些故事。...[详细]
  •   对于天坛公园,很多人印象最深的是庄严肃穆的祈年殿。其实,在最初建造时,天坛内的建筑、功用等都与现在的天坛有很大的区别。...[详细]
  • 网站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
    地址: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涌泉街40号 邮编:644000 投稿邮箱:3404523209@qq.com
    Powered by 宜宾老龄通信息中心 Copyright (C) 2014 宜宾老龄通养老服务有限责任公司,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蜀ICP备17020766号 宜宾市网监支队备案登记号:5115000312
    建议使用IE 7.0及以上浏览器